春风十里醉烟景凝,好河山。乱涂乱抹胡诌瞎扯,都是坑。

微博的搬运工+偶尔的碎碎念+不知何时才会心血来潮的故事。
@你的中指还好吗

大战明王尊 · 二十二 【黑亲友系列脑洞

立在门外的僧人微微躬身合十行礼,在一片寂静中阔步迈进室内,却也不往别处瞧,径直走到玖微身前,一抖袍摆单膝跪了下来。
“哎呀?”玖微后退半步,脸上尽是不解。
司函看得真切,来者正是先前在南边平原帮自己解围的大师,顾不得伤势,赶忙从榻上坐了起来:“这位就是救我的师……”
“师父。”跪地的人向着玖微低沉开口,始终没有抬起头来。
“妈耶?我……?”炮姐一头雾水地环顾四周,确信来人果真是在跟自己讲话之后满脸难以置信。“我什么时候就……”
“想必师父忘记了,少观年少时,困于天子峰崖壁下,曾受师父照拂。”

“哎,喜当爹啊。”白尘归探过身去,给玖微斟满一杯酒。
“走开,什么喜当爹!”玖微拧眉,手腕翻转间一支筷子扎向白尘归袖...

 

云游碎笔·其二

我是在傍晚到达诸葛的,余杭边的小镇子,风貌与余杭差不多,人口却少了太多。原本对我来说,热闹或清净都无所谓,只是这季节,往余杭的人太多了,打尖住店昂贵得惊人,我身上这点盘缠可怜的很,生怕一不小心花多了,还没到长安前就先把自己饿死。

其实如果不是赶着去长安的话,倒不至于过得这么紧紧巴巴,只是听说西域来了几个高僧,要在长安讲经,我虽看起来离经叛道,这点禅心还是有的,眼看着日子快到了,急急忙忙往那边赶,盘缠都留给车马费了。

结果谁知道余杭这时候正办什么名剑大会,诸葛也让人挤满了,我跑遍了整个镇子,终于在一条没什么人的巷子里找到家客栈,老板傲气得很,眼皮都不抬一下,说最近涨价了,我一听,翻了三倍,眼...

 

望江楼·楔子(三)

不让评论啊!
乐府顾四,也是说的顺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伊德里尔:

之后可能还会做些修改,以7月1日起晋江发的版本为准。


=================================================


布置好七楼望江阁的迎宾台,一看天色,已到了和小柴倌约定的时辰,戴右嘬唇唤来赤马绿耳——家主先前叫它驴儿,镇王送来的西域良驹灵性得很,不满从千里马生生降至长耳朵远亲,尥了好几次蹶子,戴右恐另起名字惹家主不高兴,于是拔高了调,叫它绿耳。


兴许马中也有先辈英名代代流传,明明通体棕红的马儿冠上“绿耳”之名,一口气功夫从不听人言升格到善解人意。...

 
/
 
/ 转载自:伊德里尔

大战明王尊·二十一 【加班福利哟

“那时……那时候腹背受敌,我力尽了,自顾不暇期间,确实是……咳咳……确实是没注意那位师父的样貌。”司函拧着眉,身上的伤口痛得厉害,加上刚被久遥灌了药,尽管是方才醒转过来,困意竟又渐渐泛起,她努力回忆半晌,却觉得实在难以记起更多,略有歉意地摇头,“我只知是少林的人,着僧袍,印象里应当是位年轻的师父……啊,好像也受了伤,眼上被刀划了一道……也不知……”

“眼伤?”塌旁的小沙弥听到此处顾不得礼数,向前探过身子,凑近了司函身旁急切地插话。

“印象里是……”司函伸出手来,比着食指在自己眼睛前面由上至下虚画一道。

“他不是北少室的人!我们少林没有那样的人!”小沙弥面色涨红,忽然打断了司函的话大声喊叫...

 

既然想看那就。。勉强。。。X 大战明王尊•二十

木鱼声声里,轩云清抬起眼睛,屋外叶一心的身影穿过重重青烟来来回回,屋内端坐于蒲团之上的少林方丈依旧双目禁闭,不发一言。

“大师,”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焦急,轩云清拱手开口,“我们几人此行原本是为了寻求少林协助,将凝魄器彻底摧毁,谁料现下叫人抢了先机。既然少林不愿料理尘俗事务,清虚也不做勉强,事到如今,也不再有理由继续逗留叨扰,待几位伤势缓解后我们便启程离开少室山。”

“阿弥陀佛。”白眉老僧双目微张,缓缓开口,“老衲已安排寺中最为精通医术的沙弥为几位施主治病,相信不日……”

“相信不日少室山就会因为你这秃头今日的懦弱被明尊教烧得渣儿都不剩!”屋内原本有些逼仄的氛围被忽如其来的怒吼摧毁,破门而入...

 

当归•番外二#策花##百合#【刚拿到驾照第一次上路,请拿好车票,想好再上】

游走的那只手再度下滑的时候,傅衍忽然紧张起来,绷紧了身子,右手本能地蜷曲,指尖死死抵着与自己十指相扣的那只手的手背,左手已经要将身下床单抓出不可逆的褶皱。

“怎么了?害怕?”触感被无限放大的场景下,一丝一毫的变化都可以被轻易觉察到。忽然僵硬的身体传达出不安的讯号,透过光滑肌肤提醒了紧贴着自己的人,行进的动作立时停止。从被窝里钻出来的脑袋在耳边柔声提问,吐息间气息在耳廓兜兜转转,不听话地钻进耳朵些许,温热酥麻。柔软双唇贴上了通红耳垂,已然滚烫的面颊再度烧灼起来,一颗心吊着,受制于耳边呼吸的节奏上下起伏,慌张自不言而喻,一起的,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若隐又现,混在血管里左冲右撞却无从突破,...

 

蓝瘦,香菇。

处心积虑极尽隐晦地写的策唐亲友说看不懂,摊手。

 

无题 #策唐# #百合# 【话唠的突破,小短篇】

“咚——咚咚。”

泛着紫红色的包裹落下去的时候,砸出空空的声音,最狠的那一下贴着木箱的侧壁,在木纹上擦出一块逐渐变浅的暗红色。

拇指与中指使劲捻了捻,指尖上的红色印迹就不见了,空留淡淡腥气,混在令人窒息的潮湿味道里倒是颇有些不同。

“二十一号?”

“嗯。”答话的人从前者手里接过一枚玉质钥匙,目光轻轻扫过排在道旁的木箱,全都敞开着,要么是黑洞洞的空着,要么里面装了东西——大多血乎乎一片。捏着钥匙的人再向前走出几步,停在第一个上锁的箱子前,将钥匙塞了进去。

“咔哒。”锁芯轻响,木箱盖子便翻了起来,里面是全新的白玉面具和弩箭。惯例,一个任务完成了,便换一套新的装备。先前沾了血污的面具被丢在...

 

当归(番外)#策花##百合#

锣鼓声响起来的时候,浩浩荡荡的骑兵队便从视线那边过来了。天策的将士着红衣银铠,鲜红披风和顶上红缨骄傲扬起在身后,映着朗朗日光要将天色也涂上了红。鏖战后失而复得的洛阳城虽显萧条,张灯结彩的喜庆气氛却溢满了城中每个角落。这场叛乱中立了功的天策将士们赴长安接受封赏,返回天策府时要过洛阳,百姓们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三天前便将城内布置了起来,日日有人在信使盼着,终于盼来了凯旋的队伍。

傅衍抓了拱桥内栏,才没被身边的人挤下去,在拥挤人潮中左摇右摆,奋力探了身子去看。

居前带队的是天策府统领李承恩将军,天策府秦副统领和宣威将军紧随其后,再往后,便不认得了,按军营分了方阵,统领居右前位。

傅衍老远便瞧...

 

这次埋的梗忠实读者居然没有看出来,蓝瘦。

 
© 顾及 | Powered by LOFTER